スシア

そらまふ廚←
鶴一期←
平凡人←
→微博:天上掉下來的壽司
出沒不定(*´﹃`*)

【そらまふ同人】在我面前恍神可是你的錯哦?(上)

→圖:赤リン→已獲得使用許可

→ひきこもらないラジオ 第四回(不家裡蹲radio)延伸梗

→OOC、妄想的產物

→文筆渣

→下篇大概有R18

恍神的意識突然被拍在肩上的手的主人喚回。

「我說啊,你有在聽嗎?まふ?」

「啊…そらるさん,抱歉、剛剛你說什麼?」

這不是夢境、這不是夢境。まふまふ輕捏了自己的臉頰,暗自在心中默念提醒自己,そらる真的跟他變成了戀人關係。想到這裡まふまふ道歉的語氣中帶點興奮地回應了對方。

「真是的,有在專心嗎?剛剛那裡的合音還不錯,這中間的間隔要不要數拍呢?」

そらる用手輕輕地彈了まふまふ的額頭,心想最近他是不是太累了呢,雖然擔心對方但是他很清楚,まふまふ最近的行程很滿,還有很多首歌曲沒寫,這種時候就算叫這傢伙去休息他也一定會逞強地說『まふまふ沒事的!這點程度一下就可以完成的!!』

「好,那麼間隔由我來數拍,1、2――」

「風吹けば 夢のまにまに…」

そらる溫柔的嗓音彷彿劃破了前幾秒的寧靜,覆蓋在周圍的空氣之上,隨著まふまふ彈奏吉他的力道唱出了充滿思念意味的歌詞。まふまふ在彈奏的同時目光不斷地被そらる吸引,為什麼呢?同樣的歌詞,自己不久前唱出來時心中充滿想念以及悲傷。

好像只要是そらる,無論怎樣的歌詞都能被重新賦予生命。

まふまふ微笑,隨即唱出合音,手邊的吉他也沒停下,在曲中的間隔輕數了拍子、吹起了輕快地口哨。接著兩人有默契的接上下一段曲調。

最後まふまふ漸弱的輕撥弄弦,微弱的回音在錄音室迴盪,作為結束,そらる對著まふまふ比了OK的手勢。

「夢花火。」

兩人之中較低沉的嗓音開口。

在歡樂的氣氛中結束了radio的錄製,そらる知道まふまふ接下來會趕回家作詞作曲。在對方收拾東西的時候,像是想到了什麼,そらる意味深重的一笑。

要怎麼讓這傢伙更依賴我一點?

不,與其說是依賴…

「そらるさん、今天謝謝囉,掰掰。」

「哦、回去的路上小心點。」

まふまふ輕揮手,正準備打開錄音室的大門,そらる揹起自己的背包,上前壓住了まふまふ的手,錄音室的門才剛打開在下個瞬間的被強制關上。まふまふ有點錯愕,正要轉身詢問對方怎麼了,嘴唇就被そらる堵住。

就像是很習慣的動作一樣,そらる將舌頭捲入對方的口腔中,兩人曖昧的吐息讓空氣中增添了些粉紅色的氣氛。紅色的眼瞳中充滿了動搖,まふまふ想起了家裡還有沒完成的曲子,但儘管如此他還是伸手環抱住那令人安心的胸膛。

そらる放在門上的左手緩慢的游移到まふまふ身上,先是耳朵的後方,再來是臉頰,他輕柔的捧住,就像是對待易碎品一般。まふまふ笨拙地用舌頭回應對方的纏繞,就算與對方接吻這件事做過很多次,まふまふ好像永遠不能習慣,不習慣每次そらる對他的溫柔、或者是在擁抱他時猛烈的進攻。

這樣的自己很幸福,能夠與そらるさん心意相通就已經夠了。

對まふまふ來說沒什麼好貪求更多。

但そらる可不這麼想。

そらる將嘴唇移開,牽出了幾絲唾液,更勾起了雙方的情慾。他鬼魅的微笑,接著親吻了まふまふ臉上的條碼。

「等、そらるさん…唔…」

まふまふ將雙手輕放在そらる胸前,雖然沒有推開,但也示意了後者現在不行。

「那、好吧。」

そらる突然很乾脆的放手,將雙手微舉在まふまふ的肩膀上。

「唉?そらるさん突然間怎麼了?」

「沒什麼,你還有工作吧?那麼,我先走了。」

そらる曖昧一笑,在離開前輕低下頭在まふまふ的耳邊細語。

「__________。」

まふまふ睜大了眼睛。

回到家後まふまふ開始寫起了譜,拿著吉他與譜中的旋律對照。一旦確立了音調以及旋律之後就想開始填詞。但不管怎麼樣,腦海中還是不斷想起剛剛的那一吻,まふまふ甩甩頭,嘗試忘掉剛剛發生的事,但這些都是徒勞,反而讓自己越來越在意。

そらるさん是感到寂寞了嗎?因為自己最近一起床就開始寫歌,所以不小心冷落そらるさん了嗎?

那個そらるさん會因為自己動搖。

這個想法在まふまふ的腦海中盤旋,握著鉛筆寫譜的右手突然停下,剛剛才想到的靈感在幾秒之間全變成そらる的事情。まふまふ放下筆,觸摸了自己的臉頰,那個剛剛そらる才親過的臉頰。啊啊、這樣不行。臉頰上的熾熱通紅就像是警報器一樣,告訴まふまふ這樣的狀態已經不能再繼續創作下去了。

そらる就像病毒一樣,一旦入侵了腦海中就奪去了所有。

「好想見…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拿起手機,翻了一下そらる的推特,平常總是佔滿版面的推特這時卻沒有在他們錄radio後的更新。まふまふ反射的打了電話,迫切的想聽到そらる的聲音。

電話通了幾聲,在門外突然響起了熟悉的音樂。

那是,そらる的手機鈴聲。まふまふ放下吉他以及手機,馬上衝到自家門口打開大門。

「哎呀、這麼快就被發現了嗎。」

そらる不以為意的坐在門口的階梯上,順手掛掉通話,不意外自己會被まふまふ發現,只是被發現的時間比他自己料想的還要早罷了。他悠閒地站起身子,拍了拍方才坐在階梯上的屁股。

「そらるさん、坐在這裡多久了?對了,為什麼そらるさん會在這裡?」

「那まふ又為什麼要打電話給我呢?」

沒有回答まふ的疑問,そらる反而把問題丟給對方。

真是的,這個答案不是擺明了嗎…まふまふ心想,そらる真的很喜歡欺負自己,但他就是喜歡這樣的そらる。

「那是…因為想念そらるさん了嘛…」

まふまふ輕聲地道出,同時往對方的肩膀靠去,在上頭撒嬌似的磨蹭。

「誰叫そらるさん要在做了那種事後就直接走了…」

「這樣啊。」

そらる輕壓住まふまふ的後腦勺,不想被後者看到自己現在的表情。

「耳根子都紅了哦,まふ。」

在まふまふ耳邊輕聲低語,性感而低沉的嗓音帶點磁性,明明知道自己的弱點是耳朵,這下子まふまふ連思考都做不到,他慌了。是把自己戲弄一番就放置的そらる不對!沒錯!就是這樣!

まふまふ輕捶了そらる的胸膛幾下,就像是在抗議要對方別說。

「是、是,我會負起責任來的。」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