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シア

そらまふ廚←
鶴一期←
平凡人←
→微博:天上掉下來的壽司
出沒不定(*´﹃`*)

【鶴一期】贗品-暗噬

♣ (๑´ڡ`๑)喜歡鶴一期的朋友們出乃玩!!

♣羞恥心是什麼可以吃嗎(不

♣傳送門) 上篇  贗品-背道而行

♣白鶴→一期→黑鶴

♣有些病態 食用注意

♣OOC

 

學生會裡面就像是剛打完仗一樣,撇開辦公桌上的文件沒有按照遞交日期分類不說,散落一地的社團經費登入文件以及釘書機巧妙的混在資料夾堆中,桌上的馬克杯底部沉澱著咖啡渣,看來是飲用後沒有清洗。

『鶴丸國永』躺在學生會的長型沙發上,聽說歷屆的會長工作完後都會忍不住在此歇息。

他白皙的臉蛋上掛著不相襯的黑眼圈,癱軟在沙發上睡著已經有好幾個小時了。突然地,擺在辦公桌上的手機響起,優雅的西洋音樂先開始點綴,輕快的女聲再開始高聲歌唱,悠揚的高音就像是強風一樣打亂了他的夢境。不情願的『鶴丸國永』不耐煩的嘖了一聲,但接起電話後另一頭熟悉的聲音卻讓他睡意全消。

「會長不好意思,您現在應該在休息吧,要上交的進度都完成了嗎?」

方才拿來表示不滿的嘴角隨著那人的言語微微勾起。

「交給我這麼可靠的男人辦事,我的副會長難道會擔心嗎?哈哈哈。」

「呵呵,可靠的男人啊…以後要將會打掃學生會這個條件算進去才行呢,您說是吧?」

『鶴丸國永』可以想像電話另一頭的人是用什麼樣的迷人表情在調侃他的。他自認為熟知一期一振的所有舉動,包括他各方面的行程總是以弟弟們為優先、午休時一期一振甚至會在學生會邊吃便當邊進行副會長的公務工作:分類文件、核對會長批准的資料,為的就是放學後能去市場採買晚餐材料,並且準時回家料理。

「啊啊一期你知道我最不擅長這種事了〜」說話的那人眼神心虛地飄移到沙發旁的慘樣,「於是,」他將電話從右耳換到左耳接聽,「是今天吧?我沒記錯的話。」接著左肩往上協助抵住手機,『鶴丸國永』懶洋洋地從沙發上站起,往慘不忍睹的辦公桌走去,一疊疊地開始收拾起蓋完『核准』章的文件。

「啊、是的,今天開始就打擾了。」

「那晚餐我想要吃咖哩!哦還有漢堡排!欸〜可是一期做的火鍋也很好吃,還有馬鈴薯燉肉…」獲得回答後的『鶴丸國永』開始起勁地說出菜色,彷彿晚餐材料可以沒有上限的買一般。

這些量拿來當晚餐怎麼想都太多了吧?一期一振笑著想。

「會長您有時候真像小孩子。」被溫和的嗓音打斷,『鶴丸國永』沒有任何的不悅,反而有種幸福感。

「有什麼關係,當小孩子就能被一期照顧,還挺不錯的。」這是他的真心話。

「但是比起被一期當弟弟照顧…」疊上手中最後一份文件,俐落地完成工作的『鶴丸國永』右手探往自己的頸部,從項鍊的銀墜開始撈出,隨後探出的藍色圓形銀飾暴露在空氣中。『鶴丸國永』很少將這個項鍊拿出,他視它為珍寶,因為這是一期一振送他的第一份生日禮物。

「我倒是希望一期能夠把我當成男人來看待呢。」話語吐出後,空氣彷彿被什麼堆砌地凝重了幾分。『鶴丸國永』握緊了拿著電話的左手,冷靜地等待一期一振的回應,但電話裡傳來的盡是疑惑的語助詞。

一秒。

兩秒。

三秒。

「鶴丸會長,我…」一期一振似乎想要訴說些什麼,他輕聲地開口,語句中帶些慌亂,這很不像他。也許是想緩和尷尬的場面,也許是想要答應或者拒絕――『鶴丸國永』不曉得是哪一種,但是他下意識的拒絕聽到一期一振的回覆。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嚇到了嗎,哈哈哈哈。」

幾秒前的認真就像是煙霧一樣地散去,『鶴丸國永』的笑聲就跟平常一樣輕浮,他做過很多不正經的事情,比如說嚇人,比如說畫就寢中的大俱利的臉,但沒有一次像現在一樣地勉強自己。

如果能被當成玩笑帶過就好了。他這麼想著。

「真是的,會長難道忘記您的晚餐掌握在我手裡了嗎?」

「不要啊,我的晚餐是無辜的!」

刻意拉高語氣的『鶴丸國永』藏起他沒精神的破綻。

好不容易要吐出的真心話就像是犯人一樣被『鶴丸國永』鎖進了心頭,他不想要失去與一期一振相處的日常,但矛盾的是,他對一期一振的戀慕之情一天比一天還要濃厚,想要出手的同時又害怕告白後連朋友都做不成。

這樣懦弱的『鶴丸國永』不是他。

但失去了一期一振的『鶴丸國永』也不再是他了。

矛盾的心態逼得他不知所云。

他想得出神,沒顧及到自己正在通電話,走神的腦袋突然被一期一振說待會見的語句喚回。

『鶴丸國永』來不及回應,電話就掛斷了。

就如同他的思緒一樣強制地被拉回現實。

 

-

 

學生會的工作在固定的時段會比平日暴增許多,比如說文化季班級的擺攤核准,抑或者是畢業前的學生獎懲統計,在這段期間無法在校內處理完的工作一期一振會想辦法找兩天假日在『鶴丸國永』家居住,習慣照顧人的他當然連三餐的烹煮都包辦了。

雖說『鶴丸國永』兄弟倆居住在同一棟公寓,但是通常黑髮的『鶴丸國永』假日都會外宿朋友家,就像是早已習慣自己一人到處去闖一般,他的興趣是搭火車到外縣市看各校的體育競賽。

這就是現在一期一振踏進公寓內同時看到兩個『鶴丸國永』會這麼震驚的原因,

他發現他從沒看過黑與白的兩人並肩地站在一起。

「鶴丸…」連會長都忘記加上,一期一振彷彿看到了珍奇異獸,他的視線仔細的掃過穿著私服的『鶴丸國永』們。兩張頂著同個模子的臉蛋,卻有著極大的不同,黑與白的色調就像是在調色盤上水火不容的角色般,個性與顏色對襯鮮明的被刻畫在臉上。

「歡迎回來,一期!開始弄晚餐吧我快餓扁了〜」

「又見面了,一期學長。這兩天你住的客房剛剛才整理完。」

出來迎接他的『鶴丸國永』們頭一次意見相同地往同一處地方聚集。

「不好意思久等了,叮嚀藥研這兩天弟弟們的三餐花了一些時間。」

一期一振為難地賠個不是,脫完鞋子後馬上拎起手中的晚餐材料前往廚房。這個的晚上他煮的火鍋不到一小時就見底了,『鶴丸國永』們幾乎是同時間放下碗筷,道出『我吃飽了』。

就像是多了兩個弟弟一樣,一期一振在吃飽後將餐具拿去廚房清洗,邊走路邊哼歌的舉動看的出心情的愉快。就在他掛念著家中的弟弟是否有好好吃飯的同時,他緩緩抬起頭,望見廚房窗外的飄雪,稀疏地開始落下。

比白雪更加潔淨的身影從背後靠近,『鶴丸國永』從一期一振身後突襲,原本想將頭直接靠在肩上取暖的『鶴丸國永』沒注意到後者的清洗動作,一不小心被移動的手肘撞擊到下巴。

「啊、好痛!」

「會長?什麼時候來的?您沒事吧…」

擦乾了手,轉身察看異狀的一期一振想都沒想的就將雙手貼往『鶴丸國永』的臉上,撫上雙頰的指尖溫柔的輕揉撞擊到的地方。平時在家照顧弟弟們的習慣不小心跑出,『鶴丸國永』白皙的臉蛋上多了些羞紅,他慌亂到緊閉雙眼,什麼都說不出口,只能任由一期一振在自己的下巴與臉頰間按揉。

在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承受不住之際,『鶴丸國永』才故作鎮定的開口。

「沒、沒事了,抱歉,剛剛只是想嚇嚇你,沒料到被反擊了,哈哈哈。」

他一手抓往一期一振的手腕,示意對方可以停了。

「鶴丸會長,今天就早點睡吧,明天早上我會叫您起床的。」

「換一期來襲擊我嗎,哈哈哈那還真令人期待。」

「會長!」

「好啦,我去睡了,一期也早點休息。」

心滿意足的『鶴丸國永』腦袋上彷彿長了幾朵小花,他鬆開握住手腕的手,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在離開前溫柔的對一期一振微笑。

「好的,洗完澡我就去睡,會長晚安。」

一期一振將乾淨的碗筷擺往烘碗機,按下開關後他正準備回房間拿取新買的毛巾。

不料浴室的白門剛好打開,他碰巧撞見了剛洗完澡的『鶴丸國永』,後者用毛巾蓋上烏黑的頭頂,乾毛巾尚未向髮絲吸水,間接允許了潮濕的髮尾恣意地蓋上結實的胸膛,順流而下的水滴從髮尾開溜,沿著胸肌的輪廓分支,再經由地心引力的帶領直往而下。

『鶴丸國永』身上只穿著一條褲子、頭上披著毛巾,就像是不受拘束的黑豹一樣奔放。

這的確是普通男人在自己家的隨性,他傲人的身材不愧於出名的聲望,他自己本身也不怕給別人看到。

一期一振差點看入了神,他甚至注意到『鶴丸國永』黑色的長睫毛上沾染著零碎的水滴。

「外頭下了雪,天氣很快就會轉涼了,只穿一件褲子要小心感冒。」

「學長真是體貼啊,怪不得『哥哥』非常喜歡呢。」

那個『曾經』對任何事物都毫無興趣的哥哥。

『鶴丸國永』在講出喜歡兩個字時特別的緩慢。

「呵呵,會長只不過喜歡嚇人罷了。」不懂『鶴丸國永』給予的暗示,一期一振輕笑,他瞇起了眼睛,隨頭擺動的藍色髮絲輕晃了一下,給人一種柔和的氣質。

『鶴丸國永』不能理解一期一振此時的心態,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還是故意在他面前裝傻?

但不管是哪一種他都覺得很有趣。

他喜歡扒下一個人面具的感覺,於是在心中默默地決定了後續的動作。

「學長洗完澡後就可以直接去客房了,烘完的碗筷由我來擺放吧。」

「啊、那麻煩你了,晚安。」

一期一振脫下了室內拖鞋,去客房拿了毛巾之後沒有猶豫的進了浴室。直至白色的門關上的那一刻,『鶴丸國永』才回到自己的房裡吹了頭髮。

12:00。

夜晚才正要開始呢。


-

接下來點這裡(你們懂得

♣你的留言是我寫文的動力(*´﹃`*)

【鶴一期】贗品-背道而行

♣(๑´ڡ`๑)決定將這個故事與『鶴丸國永』們的改變再寫完整一些!

♣傳送門) 上篇

往下)【鶴一期】贗品-暗噬

♣不過別急~肉會越燉越美味的(?

♣白鶴→一期→黑鶴

♣有些病態 食用注意

♣OOC

明與暗互為相反,『鶴丸國永』與漆黑的『鶴丸國永』亦是。

他們之中有著比常人更親密的關係,但兩人水火不容。簡單來說,他們是雙胞胎。乖巧又品學兼優的學生會長『鶴丸國永』,潔白的髮色在男生中非常顯眼,帥氣的外表與陽光的笑容不僅在校內造成轟動,自從兼差模特兒的工作之後,別校的女孩子都會在放學時堵在校門口等待告白的機會。

與哥哥相反的『鶴丸國永』留著一頭黑髮,他也絲毫不遜色,校內的體育賽事不管是籃球、躲避球、排球都難不倒他,雖說平時個性沉穩冷靜,沒有弟弟的驕縱,但在演出舞台劇時展現過霸氣的一面,冷酷又魅惑的身影引來不少星探想要慫恿他到經紀公司面試,拒絕這類的邀請已經是他的家常便飯了。

就像是鏡面般相似的兩人各有優秀之處,表裏除了長相以外他們截然不同。

黑與白,永遠沒有交融的一天。他們一直都這麼認為,直到遇到了一期一振。

這要從一個平凡的日常說起――

「哥,洗完澡叫我。」

隨意的輕敲兩聲,儘管『鶴丸國永』的耳邊被蓮蓬頭噴灑出的熱水沖洗,對於隔音功能不佳的浴室來說還是聽得到的。他一如往常地應了一聲好,繼續享受他的熱水澡。淋浴這件小事是『鶴丸國永』辛苦了一天回到家的小幸福。

丟下語句轉身離開的『鶴丸國永』來到了客廳。他在洗澡前喜歡看幾場賽事。

一如往常的,應該等待半小時才要開始準備進浴室。

一如往常的,應該要在半小時後跟『鶴丸國永』抱怨他洗太久了。

將及肩的黑髮綁成一個小馬尾,『鶴丸國永』理所當然地想著。但這些再平凡不過的事卻被擾人的門鈴聲給打亂。他在舒適的沙發上選擇妥協,起身去打開玄關的大門。

「誰啊…這麼晚了…」

「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問鶴丸國永會長在嗎?」

漂亮的水藍色頭髮以及充滿溫和的眼瞳,這是『鶴丸國永』對一期一振的第一個印象。

他盯著提問的那人看了幾秒,無意識地搔抓了幾下頭髮,才給予一期一振「你找的鶴丸國永在洗澡」這個回應。得到解答的一期一振柔和地笑了出來,這就是學生會裡稱呼的『冷酷的鶴丸國永』嗎?他這麼想著。

「我是學生會副會長一期一振,會長把今天應帶回家的文件跟我要處理的搞錯了,可以請你幫我交給他嗎?」一期一振遞出懷中抱著的資料夾。認真,而且幫自家哥哥收爛攤子的特點讓他想到,經常聽到『鶴丸國永』洗完澡後會與『副會長』通電話確認明天要上交資料的過程。那個哥哥,『鶴丸國永』喜歡的對象。

「好啊,但是我有個條件――」

那個完美的哥哥,從小到大都站在明亮的台上讓眾人捧高的『鶴丸國永』,與我這個努力想要追上的『影子』完全不同。

「跟我交個朋友吧,『一期』學長。」手中的資料夾被抽離,言語道出的剎那一期一振彷彿從漆黑的瀏海下嗅出惡意的氣息。但僅僅只有一剎那。

回過神來的一期一振錯愕地歪了頭,也許是自己看錯吧,他想。

「當然好啊,你是會長的弟弟吧。謝謝你的幫忙。」恢復平時溫和笑容的一期一振說完後看了一眼手錶,「那麼,我該回去了。」他不疾不徐地側身,當他正準備轉開門把時,指尖被另一個溫暖的掌心覆蓋。

站在玄關的『鶴丸國永』修長的手指覆住一期一振有些冰涼的手背上,他的動作比思考還快,不過在體認到一期一振的溫度之後,他故作鎮定地開口。

「學長這麼冷的天氣會著涼吧,我代替『哥哥』送你到公寓下吧。」

「欸?我自己一人也沒關係的。」

「哥哥在洗澡,你就不用跟我客氣了。」『鶴丸國永』說道,他的視線游移到玄關牆上的一排掛鉤,挑了一件自己的漆黑圍巾,隨意地拉下後就往一期一振身上披去。

「我們走吧。」

這顯然不是因貼心做出的舉動,因為『鶴丸國永』下一秒霸道地將一期一振牽出了門外。

這種心情是什麼?

影子第一次搶先光明得到了寵愛的滋味嗎?

 

-

 

白色霧面設計的門一打開,空間裡頭的水蒸氣就像是在海裡溺水的人缺氧一般,直往門外飄出想呼吸新鮮空氣。皮膚泛紅的『鶴丸國永』滿足的穿著浴袍從浴室走出,往客廳走去,在洗過熱水澡之後他習慣喝一杯牛奶讓自己放鬆。

注意到客廳沒有平時都會在的那人,『鶴丸國永』有一瞬間覺得這樣也不錯,只有他一個『鶴丸國永』的家…從自己的理想中醒來,那個惹人厭的弟弟到哪去了?

「說要洗澡的人不會是睡著了吧?」他對著走廊說道,平時如果另一個『鶴丸國永』在房間的話都會給予回應。

他有洗這麼久嗎?洗到等待的人都不見蹤影了。

他暗自想著,但也沒有期待任何人給他回應。

「管他的。」

拿起乾燥的白色毛巾,蓋在一頭白髮上的『鶴丸國永』打算開始處理明天要上交的文件。

當然,他的鎮定只到拿出資料夾中紙張的後三秒。

♣你的留言是我寫文的動力(*´﹃`*)

【鶴一期】贗品(上)

♣手癢燉出的肉不保證美味(๑´ڡ`๑)
♣白鶴→一期→黑鶴 
♣有些病態 食用注意
♣OOC

肉慢慢熬www

 

傳送門) 【鶴一期】贗品-背道而行 

【鶴一期】贗品-暗噬

天氣還真是冷啊希望吃肉可以暖身(

你的留言是我寫文的動力(๑´ڡ`๑)

【鶴一期】膽小鬼

♣不敢告白的兩人 
♣現代paro 學生會長鶴丸x副會長一期 (ヽ´ω`)
♣OOC(重要 
♣太久沒有寫文所以退步許多 非常抱歉qqqqq

幾發絢麗的煙火彷彿點亮了黑夜,即使只是消縱即逝。火花在高空中變化多端的綻開,就像是在賞花一般,花瓣隨著微風的吹拂將喜悅帶到人們上揚的嘴角,煙花閃耀地在夜空中跳舞,才剛綻開的火花非常漂亮,但沒想到下一發又奪去人們的視線。 
歡樂的慶典好像被潑灑了更多色彩,人們的讚賞聲在抬頭後沒有停止過。 
但這些盛大的喜悅只存在目光被奪去之人―― 
純白的浴衣上別著金色高級的絲綢製成的家徽,鶴丸國永及肩的白髮由汗珠染濕,但此時的他早就忘記夏季的炙熱,沉浸在幸福的時光之中,原因就是他約到同年齡的玩伴一期一振一同遊玩夏日祭典。 
「別因為看到煙火就把糖葫蘆弄掉了。」 
鶴丸國永輕聲提醒,此時的他顯得特別突兀,在所有人都在觀望慶典最高潮的煙火表演時,只有他像著了魔被吸引到另一種不同種美景中,他自以為無聲無息,悄悄地收藏此時一期一振的笑容。 
好狡猾啊,露出這麼可愛的表情。 
明明知道一期不會發現自己是用什麼眼神再看他的。 
剛這麼想的鶴丸國永,在下一秒立刻就後悔了。 
「鶴丸會長,再怎麼想吃糖葫蘆不說出來我是不會知道的。」一期一振一邊笑著,一邊把糖葫蘆塞到鶴丸國永的嘴裡,漂亮的長睫毛隨著眨眼的動作嫵媚地擺動起來,鶴丸國永此時覺得嘴中的糖葫蘆都沒有一期笑的還甜。 
「哈哈哈,還真是被一期嚇到了呢!」 
果然被發現了吧?想要努力化解尷尬的氣氛,鶴丸國永刻意撇開視線,木屐響亮的喀喀聲隨著鶴丸國永往前走而發出聲響,他的手也沒閒著,抓住了一期一振剛剛塞糖葫蘆過來的那隻手。 
「我們去找個好位置看煙火吧。」 
鐵定是這炙熱的仲夏讓鶴丸國擁有牽起一期手的勇氣。 
他用空著的另一手從嘴中拿出糖葫蘆,恩,肯定是的。 

『啊啊,您此時沒有轉身真是太好了。』 
從耳根開始的害羞燃燒到雙頰上,一期一振心想。 
『不然下一次看向您就沒有瞞過去的勇氣了。』他抓緊了心上人的手。 
就連平時不常參加慶典的一期一振也能夠明白的,比起活耀在空中的煙火,淨收在鶴丸國永眼底的,是他的身影。

所謂的戀愛是這麼讓人措手不及的嗎?


【そらまふ】まふ生日賀文(10/18)

まふまふ小天使生日快樂(*ˇωˇ*人)

或許你並不知道你對我來說有多麼重要(灬ºωº灬)

但是你的聲音陪我渡過了許多低潮期(つд⊂)

難過的時候你的歌給我力量、開心的時候鼓勵我繼續向前走。

謝謝你願意出現在NICO上  無論多久我都會繼續聽著你的歌(๑´ㅂ`๑)

活著有你真好(*ˇωˇ*人)


上班族的兩人,OOC一定有,正文如下。

甜文慢慢熬請點我ヽ(●´∀`●)ノ

【鶴一期】日常微小說7題

自定鶴一期親密7題,微小說。

設定為在本丸養老(?)的兩人(*´ω`*)

⒈失眠

窗外的凄黑仿佛穿過透玻包覆住一期一振,很久沒有渡過這樣寒冷的夜晚了。他伸手摸摸雙人床的另一側枕頭,沒有平時熟悉的體溫及氣味,使他安心不下。

明明蓋著棉被寒冷卻持續蔓延。

好冷,您不在的話。

他開始為剛剛的爭吵感到後悔。

⒉甜點

「鶴丸殿,來。」

方才從遠征回來,順利帶著審神者要求的點心回本丸的一期一振,心情良好的坐在庭院旁的木製長廊。他拿起一串三色丸子以及異國的草莓大福,擺放在盤子上後遞給鶴丸國永。

「弟弟們都吃的很開心呢,希望您也喜歡。」

鶴丸國永帶點玩意的笑著,咬了一口草莓大福。

「哈哈哈,還是眼前的草莓合我的胃口呢。」

⒊演練

知道嗎?你那如湖水般的藍綠色漸層髮絲,與揮刀時飄逸出去的披風展現了俐落的殺氣。

警戒的金黃色瞳孔堅毅的往前方掃去,仿佛周遭的空氣都已經被你看破,好美,那樣直率的揮舞著太刀。

鶴丸國永接下了這強而靈敏的一擊,他稍微旋轉刀身的角度,漂亮的解招,一期一振也不遑多讓,向後踏了一步後逃脫了鶴丸國永可以輕易攻擊的範圍。

「鶴丸殿,對打時分心是在小看我嗎?」

一期一振不帶情緒地說道,他將太刀往前指向鶴丸國永。

「不,說出來可能會嚇你一跳吧。」

被指向的那人不疾不徐,耳根染上微紅。

「我在想是不是昨晚太激烈讓一期今天無法保持櫻吹雪的狀態呢。」

⒋紅線

「鶴丸國永,從今天開始要請你帶孩子了。」

審神者經過一個下午的煎熬,在出陣回來後便喚來鶴丸國永。

「咦?這麼突然的要求真是嚇我一跳啊,交給岩融或光忠不好嗎?他們似乎很擅長。」

不是鶴丸國永要刻意拒絕,而是本丸內的低等刀們幾乎都是這兩個人慢慢拉拔長大的,鶴丸國永也包括在內。

「不行,未來的老婆要自己養。」

審神者裡所當然的啜飲著綠茶,毫不在意鶴丸國永震驚的聳肩。「出來吧,一期一振,別害羞。」他說道,被呼喚的小小身影從審神者背後輕輕探出一顆頭,張開大大的眼睛,他好奇的往鶴丸國永的身上盯去。

好像注意到鶴丸國永也在看著他,小小的一期一振滿臉通紅,他立刻縮回審神者的身後,鑽進刻意設計的大外套中。

「哦?一期似乎很喜歡你呢,那從今晚開始你們就一起睡吧。」審神者滿意的說道,伸出手拍了拍鶴丸國永的肩膀。

於是,

無法拒絕的鶴丸國永日後被本丸的大太刀們用戀童癖稱呼了好一陣子。

⒌吃醋

「謝謝一期哥!」亂藤四郎小心翼翼地捧著一盤的異國點心,正打算去分給其他兄弟。

「不客氣,與其他人分享完把盤子給我就好了。」一期一振寵溺的笑著,輕輕的摸了摸亂藤四郎的頭。後者把視線往後移,他發現躺在一期身後的踏踏米上的鶴丸國永演技破綻百出的在裝睡,等待亂藤四郎的離去。

「好!啊,一期哥,你沾到屑屑了。」

一期一振來不及反應,自己的弟弟便親上臉頰,把餅乾屑舔舐掉。

溫柔的一笑,一期一振說了聲謝謝,亂藤四郎才滿意的離開,留下房間內的一片寂靜。

「一期,我也要。」

「唉?鶴丸殿您要什…唔…」

⒍就寢

「明天您有要遠征,今晚早點睡吧。」

「不要。」

一期一振與壓在自己身上的鶴丸國永對上了視線,那個充滿渴求的眼神讓一期一振放棄了掙扎。他微笑,主動吻上了鶴丸國永。

「你永遠都有辦法讓我嚇一跳呢,一期。」

⒎捉迷藏

「97、98、99、100!大家躲好了嗎?」

秋田藤四郎張開雙眼,移開了拿來掩蔽視線的雙手。他充滿玩意的睜大眼睛,開始往四處狂奔,在本丸中尋找參加遊戲的刀劍們。

一期一振被弟弟們拉著參與遊戲之後,陪著五虎退躲在審神者房間中的衣櫃裡。

喀噠喀噠,類似腳步聲的微小聲響緩緩靠近他們所在的衣櫃之中,五虎退輕輕顫抖,不料懷中的小老虎卻逃離他的身邊向外奔去。

「等、等等…」

嬌小的白色身影扭捏地跟上,一期一振原本打算追上,在走出一步衣櫃之後便被一個如雪般純白的外套給蓋住,他驚慌的停下腳步,任由鶴丸國永從背後緊抱住。

「哈哈哈,有被我突然的出現而嚇到嗎?」

美麗且深邃的瞳孔近的連對方的呼吸聲都在耳邊迴盪。

「鶴丸殿,請放開我…弟弟會被找到的!」

「不行,一期躲在我的懷裡才是最安全的。過來。」

強制被拉到鶴丸房間裡的一期一振輕輕一笑。

也罷,反正只是個遊戲。他心裡這麼想。

「你在說什麼啊,鶴丸殿。任誰都知道我會躲在您那的。」

鶴丸國永微微一愣。

「這可真是嚇到我了啊,一期。」

然而,一期一振卻沒有拒絕鶴丸國永。

【鶴一期】寵溺

好喜歡鶴一期啊好想寵一期(*ˇωˇ*人)

寫了一個稍微虐心的故事,希望他們能永遠在一起(*ˇωˇ*人)♥♥♥

現代paro,兩人有當刀劍前世的記憶。

上班族的設定、一期喝醉注意。

 可以接受者請點我..._〆(°▽°*) 


【そらまふ】加班

そらまふ半夜隨筆。
閉嘴吃肉別問作者哪來的腦洞wwww

外連結就不要檢舉我了qwqqqq

二次上傳、這次再被檢舉就不發了。


可以接受請點我☆


【そらまふ同人】在我面前恍神可是你的錯哦?(下) *R18

♣ひきこもらないラジオ 第四回(不家裡蹲radio)延伸梗

♣OOC、妄想的產物

♣R18

♣說好的4000字不小心飆到4500了wwwwww糟了要怎麼踩煞車啊wwwww(忘記

 

長微博連結請戳我///

 
  

拜託不要檢舉我qwqqqqqq

【そらまふ同人】颱風戲曲

→極短篇

→颱風好可怕嗚嗚嗚晚上睡不著要通宵了qwqqq

→只好挖まふまふ起來讓我寫小說(來人

→OOC、純粹妄想

強風暴雨堵住了思緒,狂風陸續讓屋外的樹叢翻倒,各式各樣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就算屋內已經門窗緊閉也阻擋不了。這些聲音讓まふまふ的睡意全消。

颱風天。

取代甜蜜夢境的是名為不安的情緒,まふまふ往窗外看去盡是一片黑暗,不光是屋外,連視線內的房間平常會開的小燈也消失了蹤跡。

停電了嗎?

跑回方才躺暖的床上,まふまふ直接從床尾被子的底部鑽入,就像是怕被黑暗吞噬,身子不爭氣的顫抖,好不容易爬回床頭,他用雙手壓緊耳朵,將臉埋入枕頭中。

そらる察覺到枕邊人的異狀,輕打了個哈欠。

「做惡夢?還是又睡不著了?」

他猜測。

沒有得到回應,不想承認害怕的まふまふ硬是維持著動作不吭聲。但沒幾秒他就放棄了。

まふまふ戳了戳そらる的後背,後者見狀將身體翻轉過來,就好像受驚嚇的小動物,在危急的時候發現有了藏身之處,まふまふ連忙將身子擠進そらる的懷抱之中,順便連對方的手一起放到自己背上,形成一個讓自己能安心的窩。

「並不是…害怕什麼的…」

そらる微笑,只是將懷中的人抱得更緊。

老天爺好像發怒了,對著每家關上的窗戶抗議,用傾盆大雨加深人們的恐懼,用黯淡的月光遮住人們的視線,奪去能帶給人安全感的所有電力。沒有一家幸免。

這樣的夜晚不知道又破壞了多少人的美夢?

「おやすみ、まふまふ。」

當然,除了まふまふ之外。